亚洲最新综合日韩AV在线

歡迎訪問山西雙良再生能源產業集團有限公司官網!

imgboxbg

新聞資訊

為用戶提供優質的產品和周到的服務

/
/
歐洲戰爭促能源轉型加速

歐洲戰爭促能源轉型加速

  • 分類:新聞中心
  • 作者:陳衛東
  • 來源:能源雜志
  • 發布時間:2022-04-27
  • 訪問量:

【概要描述】

歐洲戰爭促能源轉型加速

【概要描述】

  • 分類:新聞中心
  • 作者:陳衛東
  • 來源:能源雜志
  • 發布時間:2022-04-27
  • 訪問量:
詳情

戰爭迫使歐洲減少油氣消費,加速能源轉型。但歐洲也要面對一個更復雜的未來:更高的成本和更加復雜的政治和經濟談判過程。

3月31日俄羅斯總統普京要求外國買家從周五開始以盧布支付俄羅斯天然氣,否則將削減供應。歐洲工業強國德國稱其為"政治勒索",G7國家已經公開拒絕了俄羅斯購買天然氣支付盧布的要求。

盡管有報道說匈牙利不同意這一議案,歐盟在這項統一行動存在變數。但4月4日CNN滾動文字顯示,俄羅斯不會很快中斷“對不友好國家的能源供應”。而波蘭和波羅的海三國已經宣布將很快中斷從俄羅斯購買石油天然氣。這是俄烏戰爭開始以來,歐盟對俄羅斯天然氣制裁和俄羅斯應對的最新進展。

路透社報道說,“自俄羅斯2月24日入侵烏克蘭,隨后西方國家對莫斯科采取制裁作為回應以來,俄羅斯盧布兌其他貨幣的匯率出現了暴跌。普京的這項聲明被視為支撐盧布的努力。”自普京宣布此法令后,俄羅斯盧布有了明顯的反彈,一度恢復到1美元兌83盧布接近戰前的水平。隨后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認為這是俄羅斯央行托市的行為,不可持續。隨即盧布兌美元的匯率又跌回到100盧布對1美元的水平。

制裁與反制裁的博弈

俄羅斯是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氣出口國,歐盟是俄羅斯最大的天然氣進口經濟體。2021年,歐盟的天然氣進口量約有45%來自俄羅斯。歐盟最大的俄羅斯天然氣進口國是德國和意大利,占歐盟從俄羅斯進口天然氣的近一半,約800億立方米。歐盟其他較大的俄羅斯天然氣進口國是法國、匈牙利、捷克、波蘭、奧地利和斯洛伐克。俄羅斯天然氣的最大非歐盟進口國是土耳其和白俄羅斯。幾乎所有的歐盟國家都參與了對俄羅斯的全面的經濟制裁,包括能源制裁,都被俄羅斯視為“不友好國家”。

2017年以來,俄羅斯已成為歐洲主要的液化天然氣(LNG)供應商之一,除了管道供應外,主要來自2017年開始運營的亞馬爾液化天然氣。2018年,俄羅斯向歐洲供應的天然氣中約有6%是液化天然氣。2021年,俄羅斯對歐洲的供應總量約為1550億立方米,其中三分之一左右的520億立方米通過烏克蘭的管線。

作為歐洲最大的經濟體,德國在去年從俄羅斯進口天然氣達約500億立方米,約為其進口總量的55%,向俄羅斯支付了295億美元。盡管德國從俄羅斯進口的天然氣在2022年第一季度下降至40%,但是該國經濟部長羅伯特·哈貝克表示,到2024年中期之前,德國無法完全脫離俄羅斯的天然氣供應。

意大利是歐盟第二大俄羅斯天然氣進口國,據報道,意大利每年從俄羅斯進口約300億立方米天然氣,約占其天然氣進口總量的40%,向俄羅斯支付了約193億美元。意大利正在尋求能源供應的多元化,以應對俄烏沖突。當地時間3月16日,意大利生態過渡部長羅伯托·欽戈拉尼表示,意大利至少需要3年時間,才能用其他能源完全取代俄羅斯天然氣進口。

普京周四的法令使歐洲面臨失去超過三分之一的天然氣供應的前景。歐盟表示,它希望今年將俄羅斯的天然氣減少三分之二,并"在2030年之前"結束對俄羅斯供應的依賴予以反制。

德國作為歐洲最大的俄羅斯天然氣消費國,是最依賴俄羅斯能源的國家,由于烏克蘭危機,已經停止了對俄羅斯新的Nord Stream 2天然氣管道的認證。德國可以通過管道從英國、丹麥、挪威和荷蘭進口天然氣。德國公用事業協會BDEW呼吁政府制定一項緊急計劃,為俄羅斯天然氣供應中斷做好準備。挪威的Equinor(EQNR.OL)表示,它正在考慮在即將到來的歐洲夏季從挪威油田生產更多天然氣的方法。

德國表示,其可以延長煤炭或核電站的壽命,以減少對俄羅斯天然氣的依賴。在過去的危機中,各國還試圖在某些時候減少工業生產,支付備用發電機以打開供應,命令家庭減少能源使用或強制實施臨時停電。

意大利生態過渡部部長欽戈拉尼表示,在中短期內,每年200億立方米的天然氣可能被一系列措施所取代,其中,可從阿爾及利亞增加90億立方米的天然氣進口,并增加煤炭和石油發電產量,以取代30億至40億立方米的天然氣。另外,還可以增加北歐的電力進口以及多使用約60億立方米的液化天然氣。

俄羅斯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氣出口國,2020年俄羅斯天然氣出口量達到2381億立方米,占全球天然氣出口貿易總量的25.3%,其中管道天然氣出口量達到1977億立方米(占比21%),液化天然氣出口量達到404億立方米(占比4.3%)。

歐洲和亞太是俄羅斯天然氣出口的主要市場,兩個地區出口量合計占比達到89%,尤其是歐洲,2020年俄羅斯有約1850億立方米天然氣出口流向了歐洲國家,占俄羅斯天然氣出口總量的78%,其中法國、德國、西班牙、意大利占比最大。2020年俄羅斯有約264億立方米天然氣出口流向了亞太地區,占俄羅斯流天然氣出口總量的11%。

過去20年,俄羅斯天然氣產量及出口量保持穩定增長,而天然氣價格的波動主導了該國天然氣出口收入的變化。2020年受天然氣價格偏低影響,俄羅斯石油出口收入降至252億美元,為近16年新低,但此后隨著天然氣價格的回升,2021年俄羅斯天然氣出口收入回升至555億美元。過去20年,俄羅斯天然氣出口收入在該國總出口收入中占比維持在10%上下。

石油天然氣出口收入占俄羅斯政府收入的比重通常在40-50%之間,舉足輕重。歐洲對俄羅斯對能源進口依賴也在30-40%之多,這也造成了歐洲數十年對俄羅斯的“麻稈打狼兩頭害怕”的綏靖心態。

是否依賴爭論已久

關于建設俄羅斯與歐洲天然氣管道的爭議已經持續了四十年。1981年底,羅納德·里根總統反對建造早期的天然氣管道,并對供貨參與建設的美國公司實施制裁,認為建設天然氣管道將使西歐過于依賴蘇聯。里根甚至批準了中央情報局的秘密努力,炸毀部分管道,極力阻止工程的開展。

而德國和其他國家認為,這條管道以及所有相關的天然氣輸送和金融支付合同將使蘇聯與西歐及其規則和法律更緊密地聯系在一起,有利于歐洲的經濟發展和緩和蘇聯與歐洲的關系。里根于1982年底解除了制裁。

"如果事實證明羅納德·里根是對的,那將是一個諷刺,"布魯金斯學會的非常駐研究員安吉拉·斯坦特(Angela Stent)說,她曾就俄羅斯問題為比爾·克林頓和喬治·W·布什總統提供建議。

"起初,與蘇聯更密切的關系被視為改善與蘇聯關系的方式,"斯坦特說。"德國人當時擁有的這種信念,以及許多人現在仍然有的信念是,如果你增加與俄羅斯的經濟關系……這將對整個關系產生有益影響。

進步政策研究所(Progressive Policy Institute)戰略顧問保羅·布萊索(Paul Bledsoe)說:普京對克里米亞的占領和對烏克蘭東部省份的所作所為破壞了這一論點。“普京做了其他人無法想象的事情:讓德國對俄羅斯天然氣的過度依賴成為了噩夢,德國未能采取更有力的行動,特別是在2014年吞并克里米亞之后,讓普京有了進一步想象的空間和行動的欲望。這次俄烏戰爭以殘酷的事實打破了德國人的良好愿望”。

但是俄羅斯天然氣的替代過程不僅復雜持久,而且代價很高。即使是向歐洲出口液化天然氣的設施也需要幾年的時間來建設和擴大。天然氣供應商需要建立更多的天然氣液化設施、供應鏈設施和接收站及再氣化裝置。當然推遲煤電和核電發電裝置退出,甚至是建設新的核電設施等等,也是一種選擇,但這必然給歐洲一度雄心勃勃的碳中和規劃帶來復雜的影響。歐洲能源轉型也許要面對一個更復雜的未來,更高的成本和更加復雜的政治和經濟的談判過程。

戰爭加速能源轉型

歐洲能源想要擺脫依賴俄羅斯實現能源獨立,只能加快可再生能源和替代能源的發展。歐洲一直是可再生能源的領導者。為了更穩妥,避免陷入能源貧困,2月歐洲議會通過了新的綠色能源投資方案,把核能和氣電列入,成為可以增加投資的綠電范疇。俄烏戰爭導致油價高漲天然氣價格高漲,歐洲下決心加快擺脫對俄羅斯石油和天然氣依賴的決心和信心,從而促進其能源轉型的步伐和進程。

能源價格上漲、能源轉型投資是社會轉型、地緣政治格局大轉變需要支付的社會成本,歐洲多數政治家們清醒認識到并愿意忍受短時間的轉型痛苦。歐洲社會對能源轉型造成的能源成本增加一直有較強的承受能力,尤其是德國。這次俄烏戰爭和對俄羅斯油氣禁運制裁措施出臺造成了新的沖擊,在已經很高的用能成本上又有新的附加。不僅是成本增加,同時也可能增加了能源供給中斷的風險,還有能源貧困人口增加的社會風險。如何應對能源轉型風險和戰爭造成的社會成本增加,這些是歐洲政治家必須面對的現實問題。

俄烏戰爭使數百萬烏克蘭人成為難民,持續流入臨近各國,戰爭的殘酷、死亡和人道危機大大激發了歐洲民眾的良知和同情心,這對制裁俄羅斯而造成的能源成本增加的承受能力有所提升,增加了民眾對政治家制定政策的寬容度。當然,這也需要看政治家們實際把握和智慧,還需要有其他對應政策的配合,能夠及時敏感地感受民意的變化并及時調整政策的能力。

這次能源市場是和新的地緣政治格局、新的世界格局的重塑相關,這次能源成本增加算是整個新的大的世界格局重塑下社會成本的一部分。

本輪能源轉型的核心是,從以石油為中心的能源體系轉向以電力為中心的能源體系。這個路徑已經清晰,所有以石油為中心的這些資源、產業、行業、設施和技術,都會隨著石油的逐漸退出中心地位而各自下降或者分離,或者融入到別的產業中去。石油公司轉型是其中的一部分。所有以電為中心的資源、產業、行業、裝置和技術,以及相關服務都會水漲船高。這就是為什么寧德時代一家公司的市值超過了中石油和中石化,也是為什么特斯拉的市值超過了世界五大跨國石油公司市值總和,道瓊斯工業指數把埃克森美孚剔除的原因。所有這些反映在資本市場上股市上的現象都和正在進行的能源轉型相關。能源轉型正在重塑世界,這次戰爭加快了這個進程,而不是減緩了這個進程。

俄烏局勢對天然氣的影響更大。天然氣和電有密切的關系,全球天然氣在一次能源的結構里25%左右,其中大概30%天然氣發電,就是發電耗天然氣在一次能源中占7.5%左右,而且還會提高。因為歐洲已經允許投資天然氣發電成為可以鼓勵的“綠能投資。中國減少碳排放的必然選擇是減少煤炭消費,天然氣是過渡能源,配合可再生能源分布式能源的發展,天然氣發電的比重也會增加。

2017年,中國煤改氣,LNG進口大幅增加,拉動了LNG現貨和長協價格的增長。與原油價格掛鉤的LNG長協指數斜率普遍高于15%,并一度接近20%。2018年中國進口減緩,并導致2019年LNG價格下跌,長協斜率下跌至11%左右,造成多個LNG項目最終投資決策(FID)推遲。

目前LNG的市場狀態供求基本平衡,略有富裕,但預計2025年后LNG將出現供給不足。制裁俄羅斯天然氣出口,雖然美國出口大幅增長成為第一大LNG出口國,但全球LNG又將緊張成為緊俏貨。

LNG供給從天然氣田開發、基礎設施、液化、接收到運輸能力投資建設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僅LNG運輸船的建造就需要30-50個月周期。因此這次戰爭推動的天然氣供給短缺價格高漲的沖擊會比石油更長。現在中國天然氣發電很少,將來會持續增加。中國現在已經是全球最大天然氣、LNG進口國,這輪沖擊將會給中國造成較大的影響。

關鍵詞: